漫谈弱光计谋——火器灯的运用锻练

即使一些单位依然进行弱光射击训练,他们也只是在进行一些配合手电使用技术的辅导教学后朝着静止目标打上几发而已。这些人只是配合手电打光一两个弹匣,然后在几年后再次进行训练前把技术很快忘干净。

John曾在H&K公司工作15年,并曾担任其销售及跨国培训部门副总裁。他曾以美国国防部执法警督的身份领导一支特别反应部队,现为国际执法枪械教官协会副会长、PoliceOne顾问团成员及全美执法培训人员协会枪械委员会成员。

枪灯的基本用途是照亮和识别威胁,它让你不必花时间找手电就能迅速得到照明,或者利用同轴光束进行概略瞄准。无论在任何光环境中遇到情况,类似“警察!举起双手!”之类的口头警告也许是不用武力就能解决威胁的有效方法。

原作者:Greg Ellifritz

图片 1

在用高亮光束剥夺对方视觉时,亮明警察身份是极其关键的。如果对方只听到“把手举起来”或者“趴在地上”的命令,却因为被光照射而无法看见你穿着制服,就可能认为自己是遇到了抢劫。

图片 2

学习目的:把自己照亮很容易,但直接照射对方会令其观察效果和反应方式截然不同。

对待所有枪械都假定其已经上膛

而真相则是,相比要求改进问题重重的执法训练体系,将这些疏忽导致的意外枪击归咎于“不安全的产品”会更轻松一些。

(本文为原创翻译内容,严禁商业转载,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

同时也要记住强光手电能够打断被照射者的OODA循环,并把这一点变成你的优势。即使在白天,500流明以上的强光或爆闪也能形成眩光干扰来隐藏自己,也可以叫做“一键掩护”。这种掩护无法为你挡子弹,但要比在对手面前毫无遮掩要好得多。

最近有一些知名媒体对武器灯的“危险性”进行了“报道”,似乎是被科罗拉多州丹佛警署下令禁止警员使用武器灯的事件激起了兴趣。看看以下这些新闻标题:

图片 3

其它注意事项

——这支(装着“可怕而危险”的武器灯和DG开关的)手枪就是我的日常佩枪,上面的开关到现在没有造成过任何意外射杀。

2. 巡逻车演示

但你不会想也不需要仅仅为了识别而随便把武器指向他人。大多数厂商生产的手枪灯都让你在任何距离上用中心光斑指向对方双脚时也能用边缘光斑照亮双手。

《武器灯与全美执法人员意外枪击的增加难脱干系》


首先是学会尽量保证用光需求以顺利结束战斗。如果此时黑暗能够提供战术优势,就把灯熄灭。但当你面对着趴在地上的嫌犯,而对方很可能持有或很接近武器,这时就需要常亮照明来确保看清对方的一举一动。

《武器灯导致警方意外射杀》

图片 4


图片 5

关于武器灯

作为武器教官或管理员,我们不能让警员在没有经过适当训练的情况下就给佩枪装上枪灯。所有警员在使用武器灯前都应该了解并遵循一些守则,以下是入门内容供各位理解学习: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在最近参与网站调查的超过1100名执法人员中,有近半数表示他们就职的部门允许使用武器灯。我们对于这些工具的看法是这样的:当一名执法人员有充足的理由或原因拔枪,此时武器灯能够提高他识别和攻击目标的能力。武器灯并不是一种照明工具,而是应当被作为警用武器系统的一部分来对待。

除了杰夫·库珀守则之外,在警务领域的武器灯使用训练中还有一些重要的注意事项。

还会奇怪我们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枪击意外吗?这不是武器灯开关的错,而是完全不当或缺失的训练造成的。


我并没那么喜欢手枪灯使用压力控制开关,因为我意识到它们会改变手枪握持方式,而且会在你希望保持黑暗时出现意外开启。压力开关确实有些优势,比如更容易单手操作。在副手大拇指被其它工作占用的情况下,主手中指也可以作为应急方法来控制枪灯,不过要特别注意细节。但是!永远不要用扳机指控制枪灯。

在执法人员终于愿意出去参加那些在单位得不到的培训,以及/或者民众对这些携枪者的要求比对自己的发型要求更高之前,意外枪击事件依然会继续发生。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教授这些生存技能?以下列出了一些能够帮助执法人员有效利用照明的非射击类弱光练习。这些训练遵循Gary Klugiewicz的“引导式探究法”,通过将学员置于逼真的模拟情境之中,使他们得到真正实用的经验,同时发现最适用于自身的技术。这些技术的核心在于让学员通过多种视角来观察光的影响效果,以让他们了解如何在现实情况中更有效地利用光。

不要在没准备好开枪时把手指搭在扳机上



(翻译转载自www.policemag.com)

结果就是那些出于好心但缺乏训练的“教官”们在少得可怜的训练时间里将他们掌握不多的知识传授给那些掌握更少知识的执法人员。

在最近的一次T1公司教官会议中,我们二十多名教官在弱光训练问题的讨论上花了不少时间。大家都认为弱光训练是一门关键的执法人员生存课程,却时常被忽视和削减。以下是汇总了一些讨论内容及我们对如何改善弱光训练的总结和建议,并加入了一些关于武器灯教学的内容。

即使在白天,武器灯也能为你提供一些掩护

图片 10

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教授手电技术很多年了,大部分是从FBI技术开始,然后升级到哈里斯技术,而今天已经有至少八种以上不同名称的手电使用技术了。教官们一致认为无论你试用过多少种技术,最终都要找出一两种最适合你的来加以坚持,而不是每次弱光训练都要用更新的技术。

很多年来,武器灯都是特种战术小组和警犬单位的专利,当时都认为只有像他们一样任务特殊并接受过额外训练的人员才有资格使用武器灯。但这种情况早已改变了,从差不多十年前起,我开始为执法部门提供战术照明的使用培训。作为武器教官,我已经协助培训了约140个不同任务性质的执法单位装备和使用武器灯。

与此相对应的另一方面是:那些坐办公室的执法管理者几乎都很讨厌射击,因为他们的水平并不比那些基层执法人员高,这会让他们觉得不够胜任自己的工作。毕竟肩上挂着几杠几星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装作能力十足要比真正取得他们应有的武器操作能力认证容易得多。在我走遍全美训练执法人员的过程中,我几乎见不到有级别在警长以上的学员在我的班上进行射击训练。


在我之前传授武器灯技术的十多年间,我听到过全美国不同单位提出的各种相同的疑惑、顾虑以及有关训练的争论。最后我发现利用杰夫·库珀的武器安全守则能够简单有效地概括战术照明训练的各种基本要点。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漫谈弱光计谋——火器灯的运用锻练

相关阅读